EN
42

应形

应形

这一新系列的作品与展望早期写实的雕塑、“中山装”(1993年)、“假山石”(1995年—持续进行)、和“镜花园”(2004-2005)是一脉相承的。而此次新作,展望围绕概念、形态、创作方法等各个层面及角度,重新审视自我的创作经历和思考路径,从2004年开始,历经多年时间沉淀论证,完成此次新作的整体构思与实现。

作为中国最为著名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展望的创作一直试图从文化、社会、自然这三个不同的维度上探索自己的内心,并不断地用作品诚恳地反映内心中的真实思考。可以这么说,这种“真实”的力量始终贯穿在展望近三十年的作品创作中。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初出校门的展望以一系列写实主义的作品奠定了自己在中国艺术史上的起点位置,而此时的人们也多对展望作品中的情绪动机印象深刻,习惯将那时的作品与那个特定的中国社会现实联系在一起,却忽略了展望作品中独有的艺术家的敏感和展望个人的细腻体验。1993-1994年,展望先后创作了《穿中山装的人》、“中山装系列:诱惑-空灵·空”等一系列中山装系列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展望不再为艺术、装置、雕塑这些概念所困扰,而是彻底地放开自己的思路。1995年,展望开始了自己另一知名的作品系列“假山

“假山石”系列是展望意图“模拟自然”的代表作,自“假山石”系列开始的不锈钢材质反映出的世界一直令展望着迷,但展望并没有立刻采取行动捕捉那些令他着迷的变幻影像,直到2004年,展望才开始动手,“镜花园”系列摄影作品因此而诞生。

不锈钢材质带来的反射影像,随着角度不同,每个角度都在发生变化,并且无法从这种变化中寻求规律。从“镜花园”的摄影系列开始,展望就不停思考这扭曲而富于变化的镜像与自身雕塑工作的关系——人工与自然早已在特定的假山石表面凝结并达到精致的平衡,是否有另一种可能和平衡会暗藏在这些作品之后?艺术家的敏感给予展望的回答是肯定的,但是寻找这一看似有形却变幻莫测的“影”却颇费时间与精力,历经数年时间,依托个人对于艺术创作的细腻体验和独特经验,展望尝试突破在雕塑创作中固定的“形”产生的模式,
并成功在现实之物与镜像之间寻找到一条可以随应随变的雕塑形式创作路径。

此次展望新作试图打破常规雕塑作品所能表达内容的极限,